简体|ENGLISH
有一种美誉叫“方志之乡”

谈文化,不能不谈方志。

谈方志,不能不谈浙江。

浙江地方志编修事业源远流长,素有“方志之乡”的美誉。

前段时间,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大型文化节目《典籍里的中国》介绍了浙江省志编修的最新成果《浙江通志》,称赞《浙江通志》是新时代“浙江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”。节目一经播出就在广大观众当中引发热烈反响,一时间“圈粉”无数,好评如潮。

《典籍里的中国》图源:央视网

那么,浙江方志为什么能获得央视青睐?浙江为什么长期以来被称誉为“方志之乡”呢?

或许,一本专门介绍志书的志书《浙江通志·地方志专志》可以告诉我们答案。

数据是说明问题的最好方式之一。

打开《浙江通志·地方志专志》,我们会看到一串串亮眼的数据。

宋代全国纂修省志、府志、县志50种以上的共有7个省,其中浙江修志129种,数量位居全国第一。

元代全国所修志书共计160种,浙江修志66种,数量继续位居全国第一。

明代浙江修志书总计637种,可考的有364种,总数量是以前历代所修志书总数的3倍之多,数量仍居全国第一。

清代浙江方志事业进一步发展,乾隆年间编修的《四库全书》,广为采录全国方志,其中采录浙江方志330种,8012卷,无论种数还是卷数,浙江方志均居全国第一。

宋元明清,浙江方志四个“全国第一”,数据堪称亮眼!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浙江地方志事业进入历史发展的崭新阶段。至2010年,浙江全省新编志书数量约2000种,总字数超过10亿字。2022年6月,《浙江通志》全面完成出版任务,全书共131册,计1.13亿字,被《典籍里的中国》誉为“迄今为止最为齐备的浙江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”。

我们再来看下镇村志,镇村志是省、市、县三级志书的延伸,相对小众,但浙江的表现同样不俗。

目前确切可知的宋代乡镇志书共有9种,浙江占其4,位居全国第一;明代乡镇志书共有76种,浙江27种;清代编纂的乡镇志共计466种,浙江126种;中华民国时期,全国编修的乡镇志书现存共计54种,浙江一省就有22种,位居全国第一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,镇村志的编修呈现出新的景象,数量与体量蔚为大观,至2022年,全省在编乡镇(街道)志144部,累计已编334部,在编村(社区)志356部,已编累计568部。

从数个全国第一到1.13亿字《浙江通志》,从数据看方志,被称为“方志之乡”,浙江是有底气的。

只讲多,不讲好,仅仅陶醉于数量,难以服人。

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浙江方志不仅数量众多,而且质量上乘,千百年来,名志迭现。

譬如宋代。

史学大师陈寅恪曾指出:“华夏民族之文化,历数千载之演进,造极于赵宋之世”。

浙江方志就是绝佳的诠释。自宋代特别是南宋始,浙江修志事业勃兴,全国现存宋代志书共计34种,浙江占18种,且绝大部分是在全国具有重要影响的精品佳志。

如《临安三志》是现存最早的杭州地方志,是公认的中国古代方志的定型之作,被誉为一代名志,影响深远。

《澉水志》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乡镇志,自古以来就有“乡镇之有志,自宋常棠《澉水志》始”的说法,被称为“镇志之滥觞,亦地乘之典型”。

海盐《澉水新志》书影图源:《浙江通志·地方志专志》

除久负盛名的《临安三志》《澉水志》外,《剡录》《乾道四明图经》《宝庆四明志》《开庆四明续志》《嘉泰会稽志》《宝庆会稽续志》等均为志书精品。

宋代浙江方志享誉志林,但如果你认为这就是浙江精品佳志的全部,那就错了,宋代以降,元、明、清至中华民国,浙江代有名志,在中国方志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浙江标识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成立后,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浙江新方志事业蓬勃发展,优秀成果层出不穷。在1993年全国首届地方志奖评比中,浙江获奖志书18项,一等奖6项。1997年,《绍兴市志》《宁波市志》获第二届全国地方志奖一等奖。

镇村志也延续了昔日的辉煌,涌现出了诸如《乌镇志》《泽国镇志》《双林镇志》《白沙村志》《下姜村志》《凤凰村志》《坂头村志》《浦联村志》等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志书。其中,《白沙村志》是习近平总书记牵挂的村志,《乌镇志》是面向世界的名镇志。

“修、藏、用”,方志之乡的三字经。

浙江重视修志。

从省志到村志,从官方到个人,都将志书编修作为一项神圣的事业,更有诸多“大咖”参与其中。

如大家熟知的陆羽、周淙、陆游、潜说友、方孝孺、田汝成、徐渭、黄宗羲、章学诚、俞樾、王国维、鲁迅、余绍宋、陈桥驿等名师大家都参与了方志的编修工作,可谓名家云集。

会稽的章学诚更是作出了开创性贡献,被后人尊为中国方志学的奠基人,其代表作《文史通义》被认为是史学理论发展史上的一座丰碑。

《文史通义》(章学诚著)书影图源:《浙江通志·地方志专志》

浙江注重藏志。

从宋代开始,浙江官府和民间都非常重视志书收藏,浙江私人藏书楼众多,收藏的地方志数量颇丰。宁波天一阁、瑞安玉海楼、杭州八千卷楼、南浔嘉业堂等,都收藏了大量的方志文献。

尤其是天一阁。天一阁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私家藏书楼,是亚洲现有最古老的藏书楼,也是世界最早的三大家族图书馆之一,“其所收藏方志占全国现存明代地方志总数的34%,是全国最大的明代地方志收藏单位”。天一阁收藏有历代重要方志515种,数量多达3273册。至2022年,天一阁中国地方志珍藏馆已收藏各类新修志书25000余册,涵盖了全国99.9%的新修三级行政区划志。

浙江重视用志。

章学诚在《与戴东原论修志》中说道:“方志,非示观美,将求其实用也”。

地方志具有存史、资政、教化功能,浙江自古以来都非常重视方志资源的开发利用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开始了多渠道、多形式、多途径地开发利用工作,服务经济和社会发展,亮点纷呈,成效显著。

2006年12月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温州市苍南县考察台风“桑美”灾后重建工作时,就调阅了《苍南县志》,要求地方干部要以史为戒,科学决策,提高处置台风等自然灾害的能力。

再如《浙江通志·天目山专志》助推天目山“名山公园”建设,《西湖游览志》《西湖志》等助力西湖申遗,生动展示了地方志的独特功能,充分彰显了地方志的时代价值。

国有史,地有志,家有谱。

编修地方志,是优秀传统,更是时代需求。为国存史,为民修志,相信有着“方志之乡”美誉的浙江省,一定会在新的起点上再创辉煌。

 

作者: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 李迎春

 

(来源:“凤起苑”微信公众号)

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中国方志网| 中国国情网

京ICP备08002157-3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Copyright © 2021 www.zhongguodiqing.cn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71号